带血的世界杯!线名工人死于卡塔尔世界杯场馆修建吗?

0 Comments

据阿拉伯国有电视台报道,一名年仅23岁的尼泊尔工人死于阿尔沃克拉球场(Al Wakrah),这也是卡塔尔世界杯新建的八大比赛场馆之一。目前工人的死亡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很多媒体在报道中引用了国际工会联盟的数据,称“至今为止,卡塔尔场馆建设已经有1200人被确认死亡。很多人都是因为在50摄氏度的高温下连续工作引发脱水或者心力衰竭而导致死亡。”

“1200”这个能上头条的惊人数据也引起不少网友的愤怒,有人将卡塔尔世界杯形容为“现代版秦始皇修长城”,“一届带血的世界杯”。

1200这个数据首次出现在2013年国际工会联盟(简称ITCU)起诉卡塔尔的报告中。

二十多年前,卡塔尔凭借着得天独厚的油气资源,一跃成为世界上最为富有的几个国家之一。“全球排名第一的人均GDP”是它的一块金字招牌。本国居民从一出生就享受住房、医疗、教育全免的待遇,一点都不夸张地说,从摇篮到坟墓,政府全包了。

卡塔尔本国居民也很少靠上班工作赚钱,没事就去柔软细腻的沙滩上,吹吹波斯湾清凉舒适的海风。

本国居民不足二十万,国内庞大的基建项目和服务业几乎全部由外来劳工撑起。外来劳工主要来自五个国家:印度、尼泊尔、菲律宾、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

国际工会联盟走访尼泊尔和印度大使馆,了解到2011到2013这三年时间里,两国每年都有超过400人死在卡塔尔。

这就是1200死亡人数的原始出处。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13年发布的数据,距今已有五年历史。此外,尼泊尔和印度工人加起来也只占卡塔尔外来劳工总数的60%,其他国家的外来劳工死亡人数并未计入其中。

卡塔尔政府曾委托律师事务所DLA Piper调查此事,最后得到了类似的数据。

国际工会联盟也收集了在卡塔尔的孟加拉国工人死亡数据,从2011到2013年,死亡总人数约为1800人,几乎每年600个死亡案例。

《》制图:2012、2013两年间,印度、孟加拉国和尼泊尔因各种原因死于卡塔尔的劳工人数。

去年1月,英国工人扎克·考克斯(Zac Cox)在哈里发国际体育馆协助安装一条通道时,不幸从40米高的地方摔亡。这起事故就发生在杠杆起重设备出现故障之后,而这直接导致了考克斯和一名同事正在作业的平台发生部分坍塌。

目睹这起事故的建筑工人乔恩·约翰逊(Jon Johnson)对审讯组控诉,他讨厌那些生锈的杠杆吊车:“螺栓不见了,有些机械几乎无法正常运作,还缺失了一些零件。它们就是垃圾,早就应该被扔进垃圾桶了。”

递交给审讯组的文件中包含一份承包商提供的事故调查报告。承包商在里头承认了杠杆起重设备缺乏最新的安全证书,健康和安全制度也没有得到遵守。

验尸官维罗妮卡·汉密尔顿-迪利(Veronica Hamilton-Deeley)负责对考克斯的检查,她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许多管理人员都清楚,也应该清楚——他们实际上是在要求一群工人用含有致命风险的设备替他们卖命。”

国际工会联盟在2014年3月发布的正式报告中,不仅披露了卡塔尔自2010年获得世界杯举办权以来已有1200名印度和尼泊尔工人死亡,还预测2022年世界杯正式开赛前将有4000名工人为此丧生。

获得普利策奖的报道曾揭露,泰国依靠残酷压榨外籍渔民获得了繁荣的全球海鲜贸易,倘若卡塔尔的劳工状况真如国际工会联盟说的那样,成千上万名外来劳工长期饱受高温、低薪、肮脏住宿条件的折磨,以换取一场完美的世界杯。那么这届世界杯的实质将与东南亚的“血汗海鲜”无异。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死亡工人大多是建筑工人,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并未参与到世界杯设施的建造。然而国际工会联盟认为,把所有建筑工程计算在内是合情合理的做法。

它在报告中提到,尽管卡塔尔的第一座世界杯场馆从2014年才起步,但是包含地铁、酒店、机场、公路、污水处理系统以及20座摩天大楼等在内的整个城市早已处于热火朝天的建设当中。

国际工会联盟活动总监蒂姆·努南(Tim Noonan)说:“卡塔尔的基础设施项目完全是围绕着卡塔尔世界杯的举办日期而设定的。”

卡塔尔的经济规模在2005至2009年期间翻了两倍。早在这个国家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之前,建筑热潮就已经开始。所有建筑工人的死亡都跟世界杯有关?恐怕足球背不起这么大的锅。

印度政府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考虑到我们的社群之大,这个死亡人数是很正常的。”

卡塔尔有50万印度劳工,相比之下每年250人死亡,这在官员看来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卡塔尔建筑工地工人绝大多数是外来劳工。拍摄者:Benjamin Crowe,来自2014年ITCU报告。

印度政府的数据还显示,在印度国内,你会发现每年死亡人数的比例还要更高:每50万个年龄25-30岁的印度人中,每年有1000人死亡,这是卡塔尔的四倍。而在英国,这个数据也高达300。

在蒂姆·努南看来,“这是在比较苹果和梨”。就人均GDP而言,印度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而卡塔尔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卡塔尔应该对外来劳工承担起更多责任。

除了面临国际工会联盟的谴责,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似乎从一开始就背负着“原罪”。

此前被《》曝出,卡塔尔人以贿选手段取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随着后来6名国际足联官员被捕,卡塔尔世界杯似乎就与国际足联的腐败脱不开关系。

2018年7月15日,因凡蒂诺将比赛用球递交卡塔尔,俄罗斯总统普京观礼。

身为蕞尔小国,即便“富得流油”,卡塔尔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依然有限。气温高、缺乏足球文化等也是它经常被人诟病的地方。

近来,国际工会联盟借着世界杯这一话题为自己的调研数据获得了最大程度的曝光。而卡塔尔的人权问题实际上由来已久。

当地施行一种名为“卡发拉”(kafala)的担保法。主要针对外来劳工,对他们变换居住地以及离开这个国家设置多重障碍。

人权观察组织认为:卡塔尔的担保法至今仍是波斯湾地区限制性最强的法规之一,它使工人们陷于任由雇主摆布的境地。没有雇主的书面许可,工人们就不得更换工作或者离开这个国家。

俄罗斯世界杯的余热正在逐渐散去,讨论下一届世界杯似乎还有些遥远。但不管怎么说,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已然成为了一届富有争议性、不缺话题的世界杯。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